二三八回 三国杀与援军
作者:林彦一 更新:2019-10-01

草丛中,卧倒的朴羽玄看到纳兰青终于摆脱危机,提起的心不由的放下来。 他的脸上虽然给人的表现是无关紧要,但是别人未知的心中又何曾会不在乎纳兰青的安危呢?但是对于他来说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活下去,并赢得游戏才是他现在最应该做的,想来也会是纳兰青他们的愿望。

所以对于前面的战况,他一直小心的打量着,这不仅是纳兰青遇到险况,或是杜古明与士兵之间的死斗,还是应子旭对赵有念渐渐疲软。

可是,他明白自己的身边已经没有了武将,贸然的出去并没有胜算,即便是却有着在这个领域比武将更强的异变士兵。

其实他的盘算应该是在来到这里之前,从天空中出现的武将计,到有些异样的消失,以及虽然有打斗声音传来,却一直没有出现武将计的异象,这是一种不同寻常。

他在好奇当初的那个武将计突然的消失,所以在来到这里的时候,特意用军师的能力,看了一下坐在马背上的陈誓行的统帅计。

或许不看的话,朴羽玄还能镇定一点,但是再看完以后却脸色发沉,发凝,如此逆天的统帅计,着实让人吃惊,而且还一下是两个。

不过所幸的是事请没有绝对,想是没有人能够料到这里有一批不受这个领域影响,却强如武将的士兵存在。

而对于他而言,这是他手中一个制胜的法宝,所以在等待一个时机,一个一杀致命的时机,而这个时机现在已经等到了。

纳兰青这边疲于应付四个人,尤其是陈东来的冷箭最叫他心烦,好几次他都想冲到陈东来的面前,但是每次都让曹健和钱玉两人从正面挡住,再加上如同毒蛇一般的郑浩。

这种情况一次次的让纳兰青铩羽而归。

而陈东来也知道纳兰青想要以他为突破口,在每一次纳兰青接近以后,就向后面退一些,以保持最佳的射箭距离。

这样的情况让纳兰青心头大火,心中的暴躁之气孱弱,无处游走,唯一的结果也只是让他的招式变更加凌乱。

而郑浩看中时机,乘乱上前,一枪划破纳兰青的肩头,鲜红的血染红衣甲,而纳兰青也只能忍着疼痛,有力无处使。

乱局如此,虽然纳兰青有些乏力,但是四人也不能再进一步,一切没有一丝变化。

陈誓行坐在马背上,皱着眉头,看起来是他们这边压制着对方,但是心中却隐隐有些不安,想到郭嘉对他说的那句话:

不能速战,形势必乱。

这让他有些坐立不安,重重的呵气,从腰间拔出倚天剑,指向天空,而天已破晓,局势也应定了。

陈誓行心中如此愿望,但是形势不逞心如意,突然发生变化,如这风向一下子变化,谁能料到。

首先出事的就是陈东来那边,只听见那边哭声乍起,这哭声似乎有种魔力,让他顿时感到有些无力,而就在声源附近的陈东来更是首当其冲。

然后从森林深处以迅雷不接掩耳之势,蹦出一个个身穿布甲,身上冒金光的士兵,手拿破砍刀,一刀刀的砍在陈东来的身上。

朴羽玄窝在那里,等待的也正是这一刻,小兵并没有意思,与其杀些小兵,把自己的势力一下子暴露在对方面前,让对方的武将有所防备。

不如突袭,杀一名武将,但是无奈没有一个武将靠近他这边,所以他一直让所有人潜心在那等待。

陈东来因为要躲避纳兰青攻击,却无意间靠近朴羽玄他们藏身的地方。

这样的机会或许稍纵即逝,朴羽玄眼睛一亮,一下子就把握住了这样来之不易的机会,在利用洛城的统帅计---哭喊,这是一个可以虚弱对方的战斗力,提高己方的战斗力的统帅计。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这一个统帅计,和武将计消除一样,属于一个区域性的武将计,不过和武将计消除还是有着区别,这一个统帅计,类似于地震,震源的震级最强。

像是离得远的陈誓行等人只觉得有些无力,但是离得最近的陈东来,却只觉得浑身无力。

陈东来当时只觉得自己的旁边金光闪烁,随后看到几把刀从背后刺进,穿到自己的胸膛前,看到自己的鲜血淌流一地,眼睛却不能闭上,死不瞑目。

而纳兰青立马感觉到自己压力大减,因为少了一个人的牵引,尤其是要时时提防的人。

而且不仅仅是这样,在陈誓行等人厌恶异常的哭声,在他和杜古明的耳边,却是战争的号角,鼓舞人心。

他们来了,终于等到了,纳兰青由衷的高兴。

身上也有一股力量涌上来,对面三人与纳兰青相反,有些失态,这一进一退之下,让纳兰青占尽先机。

陈誓行原本就感觉到一丝不安,此刻看见这些援兵,一个个浑身泛着金光,尤其是前面几个刚才联手杀了陈东来的士兵,金光更胜,哪里还不明白这些士兵与寻常是的士兵不一样。

想到郭嘉的那句提醒的话,心中追悔莫及,还是自己太过拉扯,这才让眼前的情况变成这样。

但是那又如何呢,即便是这样纳兰青也必须死。

倚天剑在手,即已出窍,在没有人流血的情况下,就没有回鞘的可能。

“喝”

陈誓行一声吆喝,骑马向纳兰青而去。

而纳兰青则在战斗中彻底的迷失,洛城的帮助,虽然让他变得更加强大,但是心中的那些原本孱弱的狂躁气息也开始急速的壮大,一下子充斥着他整个身体。

动态的世界变得缓慢,如一幅幅静止的画,这一切是在纳兰青的眼里。

滴答的马蹄声,铁器相撞的铿锵之声,倒地的声音,我们究竟都是怎么了,为什么而杀戮,哪怕这只是一个游戏,我们又为什么的努力着,为了什么而犯杀戒。

陈誓行的骑马纵横的画面,如同一幅油画,这幅油画在前进。

风声赫然,刀剑无影,纳兰青的眼睛被红色笼罩,所有的人都被鲜血覆盖。

脑海中只剩下“杀”“杀”几字,没有杀人的理由,也要杀。

“这是怎么回事。”

纳兰青的异变,首当其冲的是曹健,他一直与纳兰青正面交锋,开始纳兰青的攻击虽然凌厉,却没有现在这般令人害怕。

以前纳兰青的招式,有攻有守,进退自如,而现在却彻底放弃了防守,只剩下进攻,那狂野的攻击,如同受伤的恶狼,丝毫不在意别人对他的伤害。

这种以命搏命的攻击方式,让人心寒。

曹健把目光转向钱玉,发现钱玉的眼中也隐隐有些害怕,可能也感觉到纳兰青的这种诡异。

这让他心中很是不安,如同陈东来突然死去给他的震惊一般,那时候,面对陈东来突然的死亡,他如此的愤怒,想要将那两个士兵手刃。

无奈这头让纳兰青牵扯住,而自己的无力,加上纳兰青愈加的强势,令他更加的难受,心中喟叹一惊落败。

“都给我让开,让我来。”

战局一下子从稳赢的局面变成现在这种渐渐的弱势,陈誓行终于愤怒。

他自己驱马而来,嘴中念念有词,纳兰青鲜红的眼睛看向陈誓行,也不禁被陈誓行的样子惊诧。

陈誓行,头发无端竖起,缠绕着烟气,他与马浑然一体,更恐怖的是,在他的后面还有一尊战神,发着金色光芒。

最后的统帅计,着实骇人。

PS:还是挺稳定的,三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