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旧熟
作者:黑人小代 更新:2019-10-01

第十三章 旧熟

在臣老师傅说撤退时,我发现屋子的局面一下子混乱起来。不少人拥挤的往外奔走,还有些人却不得不继续拖着对手,但实力存在不小的差距。一时间,屋子里的血腥场面大起,好几人还没来得及出声,就永远的闭嘴了。

看着那些血腥场景,替那死去的人感到些许遗憾,希望已经近在眼前,却没能挨到最后一刻!同时又有着愤怒,对下手恶魔的憎恨。

大鹏刚欲退走,又拉着我冲了上去。一脸气急的说道:“我们上,还就不信斗不赢你们了!”

“算我一个!”钟地不知从何处杀了过来,话刚说完,就看他握着一柄大斧直接朝一人劈了上去。

鬼岭山在魔族也算是大教大派,因此楼宇建造的也属于富丽堂皇,数丈高的大门更是不用多说,岂是添置的寻常材料。不过此时却给我们逃走带来了莫大好处,莫大的大门瞬间就让屋内的拥挤的人群散去大部分,现在没撤走还剩下的确实是实力强悍之人。

少了拥挤的屋子里一下豁达起来,仅有的几处战斗局面也是尽收眼底。因为之前狸姑的出手,栽在她手里的估计有好几人,现在还和她打斗的也就只有五人,而且都是趋于毙命;反观臣老师傅,拐杖就是他的法宝,在他的一开一合间,攻守丝毫不乱,反而是将数位敌手死死的压制。

剩下的几人除了从暮镇一同随行来的,还有七八人却是面色不熟,不过穿着也不是屠施仁和昊天南的门人服饰。细细看去,衣物和蒙面人给我的那支令牌太过相似,心想难道是颠覆组织的?

“小仨,小心!”

阿贵的声音突然自背后响起,不过在他开口时,我已经感觉到后背传来的危险。

我虽在观察屋子里的情况。但不代表我没注意自己的安全。在感受到身后的危险时,我瞬间翻身,就地滚了一圈后,才握刀摆开防守姿势。

那人正是刚才和我交过手的大汉,应该知道我实力若,所以就盯上我。我也不笨。知道不是他的对手,也不敢与他正面打斗。只能选择躲避。同时我在等他身后扑上来的阿贵,或许和阿贵前后夹击,能够拿下他。

但我才接下他两三招,我就只得舍弃刃一个劲的闪躲,他的力量比之前交手时还要强悍,我此双手都已被震得麻木,丝毫提不起力气。在他的攻击下只能不停的闪躲,虽是不明智,但一时着急。我又没想出其他法子。

“看圣女不在,就真以为我鬼岭山好欺负是吧?”大汗一边追着我打,一边抱怨。

“我真没这想法!”险之又险的躲过划过脖子的攻击后,我赶紧回道。

本想打消他的怒气,但他丝毫没有接受,再次向我劈出一招。同时骂道:“自诩为正道的你们,和我们有什么差别?我看不过是群虚伪可恶之徒。今天就先拿你小命泄愤!”

我赞同他说的这番话,但我更想向他哭诉,以此道出我的无辜。我真的是心地善良的正道人士。当看他瞪着浓眉大眼,一柄朴刀再次朝我劈砍过来的时候,我就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再次选择四处逃窜。

这次我因一时分心。却是慢了一步,那柄朴刀已经快划到劈刀脖子根,我都能感受到那柄朴刀的寒气。

“受死吧!”大汉带着愤怒盯着我,丝毫没有同情心。

“噗!”以为自己命运就突然结束,不想又被人拯救下来。

是臣老师傅救了我,他的那支箭自大汉后脑勺穿过,露出一只箭头出现在他额头,而我则被大汉溅出的脑浆鲜血洒满一脸。

接下来的事情有些记不大清楚,只是匆匆的离开,所以拦住我们撤退的都已付出生命。

我们没有回镇上,而是带着救回的人直接赶往暮镇。这次仍旧是分散队伍,谁都明白杀上鬼岭山的后果,尽管杀上鬼岭山容易,但要活着离开才是最大的困难,所以谁也不敢停留,都有默契的各自分散遁走。

我们现在的队伍只有七人,外加臣老师傅救回的一人,恶狗几人选择回到他们的队伍,我们也没多啰嗦,可能他们有他们的法子。

我们七人在半空中快速的御剑飞行,由狸姑打头阵,吴漾殿后,我处在众人中间,心里还沉浸在那魔族大汉的话语。他说的不假,正道和魔族已经没多大差别,可能仅有的就是居住地不同,甚至许多正道之士远比魔族干的更令人不耻,杀人劫宝已经是平常之事,又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我们御剑飞行个多时辰后,钟地突然出声打破了沉静,“臣老师傅,那人没事吧?”

我们返回时,那人就交个了大鹏,谁让他肩膀宽,扛下那人丝毫没有压力。那人很孱弱,满脸煞白,而且浑身伤口。若不是之前吴漾救出来的时候包扎过,估计已经散架。在将那人交个大鹏是,才从吴漾那里打听到,那人是在后山囚牢被寻找到,当时都已经快断气,所幸臣老师傅有准备续命丹,这才保住他微弱的心跳。关于那人被囚禁的地方,似乎是颠覆组织的成员提供的消息,好在没多少人看管,可能谁也想不到我们杀上鬼岭山就是为了他。

看见那人的刹那,我有种错觉,他像我在长山城有过数次交际的蒙面人,只是这人身子太单瘦,和那蒙面人的强壮不成对比。至于脸庞,我也没曾见过蒙面人的真实面目,所以没有对比性。

“一时半会死不了!”臣老师傅的语气也隐含着担忧。那人的伤势一开始臣老师傅就查探过,但没有出声回答,只是一脸的担忧。加上飞行这么长的时间,那人的身体应该更加不堪。

我好意提醒,“得找个地方休息,不然他身体扛不住!”

“若找地方休息,那我们就活不了。”狸姑在最前面反驳,语气中有着焦急,也不知她今日怎么回事,竟是大不同于往日。又听她说道:“今日我们如此糟践鬼岭山,不出三日,我们就将是整个魔族的敌人,王祖可不是寻常角色,若他真正出手,我们只能离开魔族才会安全,何况今日我们这么容易就杀上鬼岭山,你们不觉得奇怪?”

臣老师傅接话:“是有些奇怪。鬼岭山怎么说也是青石城眷顾的对象,实力也不至于这么差劲,我们这几千人若是放在一半山头,不全军覆没也得死个八成九成。”

我问道:“和那大汉交手时,他说圣女不在,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她把厉害人物都带走了。”这次和鬼岭山的半魔交手,似乎没几位实力强悍之人,能抵挡我们的也就山顶楼宇里的那数十人,但鬼岭山的实力还不至于如此不济,而且圣女是谁?

臣老师傅答道:“等他醒来就知道了!”

大鹏又问道:“他怎么称呼啊?”

臣老师傅回道:“刘勰!以前在长山城出现过,小仨你应该见过,他还给了你一枚颠覆的令牌吧。”

我不禁囔道:“他真是蒙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