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瞬息经年
作者:少紫 更新:2019-10-01

  

  ?苍山脚下。东风镇。?

  ?刚刚下了场雨,空气潮湿而寒冷。飘零的秋叶盘旋着落下,几分萧瑟意味。?

  ?有规律的马蹄声从大街那头响起,逐渐近了。?

  ?青衣劲装打扮的护卫不断的驱散四周拥挤的人群,勉强清出一条道路来。?

  ?中间那匹通体乌黑的骏马上,一袭玄色披风的骑手面貌依稀还是个少年,但眉宇间的清冷傲气已经让人不敢逼视。?

  ?“怎么回事?”那少年勒了马,望着眼前排得阻塞了街道的长龙,眉头微微皱起。?

  ?旁边相随的中年美妇笑道,“禀少主,看这架势,肯定是前面的大户在赈济了。”?

  ?少年看着周围推挤着抢赈济粥的人群,黑亮的眼眸中不带什么感情。“——聂长老,快点走罢。”?

  ?聂玉心驱马向前,敏锐的听见少年低低的哼了一声,“不能自救的人,赈济何用。”?

  ?没有预兆的,一个小小的身影扑倒在马前,差一点就被马蹄踩在身上。?

  ?少年微微吃惊,猛然勒住缰绳倒退了几步,脸上的怒气蓦然闪过。?

  ?片刻之后,他看清那拦在前方的只不过是个很小的孩子,愠怒的情绪按捺下来,沉声喝道,“让开。”?

  ?那孩子不抬头,也不让开,身子正正好好挡在马蹄旁边,两只手在泥地上胡乱的摸索着什么。?

  ?连着喝了几声,那孩子都没有反映,只是迅速的把某样东西塞进怀里,然后抬起头,那双乌黑的眼睛直直的望着少年,视线里没有丝毫的畏缩。?

  ?好漂亮的眼睛……?

  ?少年心中微动,不由多看了他一眼。?

  ?褴褛的衣衫,污黑的看不出相貌的脸庞,看身形,岁数应该还很小。?

  ?不过耽搁了这段时间,人群排成的长龙突然分出一个裂口,几个地痞打扮的年轻汉子从那边冲过来,为首的那人一脚把那孩子踢翻在地,“臭小子!看你往哪里跑!东西拿出来!”?

  ?孩子露出害怕的神情,紧紧的捂住胸口,小小的身体不住的往后缩。?

  ?“呵呵,小孩就是小孩,稍微一吓就露馅了。”一个精瘦的汉子笑道,“我刚刚看到了,那东西就被他藏在怀里。”?

  ?为首那人哼道,“搜他的身!”?

  ?几个人不由分说的按住那孩子的手脚,为首的地痞头子在他怀里来回搜了几趟,脸上闪过喜色,待到把东西摸出来,脸色却不由一变。?

  ?他愤愤的站起来,不由分说甩了那精瘦汉子一耳光,“你他妈的耍我啊!明明是玉米棒子,哪里是镶了宝石的匕首?!”?

  ?周围几个人哄笑起来,不知道谁的声音大声道,“我就说吗,小叫化子身上怎么可能那种值钱的玩意儿,老三你肯定看走眼了。”?

  ?那精瘦汉子蹲着又在孩子的身上来回搜了几遍,这才彻底死心的站起来,“妈的,难道真是我看错了?”?

  ?他嘴里不干不净,摸摸被老大扇耳光的脸,猛然一脚泄愤的踩在孩子的身上。想想还是不解气,又是接连几脚狠命的踹过去。?

  ?淅淅沥沥的小雨逐渐大了。瓢泼似的大雨中,几个精壮汉子围着地上一个瘦小的身影拳打脚踢。偶尔几个人走过旁边,却都像没有看见似的,低着头匆匆的走开了。?

  ?杂货店的老板缩着脖子在自家屋檐下面看了一会,眼看着那孩子的脸色渐渐发青,仿佛气要喘不上来了,叹了口气,忍不住出声道,“你们几个再打下去,他就死在这里了。”?

  ?那几个人踢踢一动不动的小小身体,看看情况果然如此,这才收了手。?

  ?“真晦气!”精瘦汉子吐了口吐沫,“死在这里,还要劳烦我们哥儿几个丢到城外乱葬冈去。”?

  ?为首那人瞪他一眼,“谁有那么闲的空儿?都是你招来的,你自己解决去。看到街角那里的垃圾堆没有,扔那里去。”?

  ?精瘦汉子骂了几句,象老鹰抓小鸡似的抓住那孩子的胳膊,从大街中间拖到街角垃圾堆,果然就扔在那里,骂骂咧咧的跟在那几个地痞的身后走了。?

  ?从天而降的大雨不断的冲刷着土地,冲刷在小小的身子上。?

  ?天色渐渐的黑了。?

  ?不知道躺了多久,那孩子睁开了眼睛,从垃圾堆里挣扎着起来,用手肘支撑着身子,慢慢的往回爬,一直爬到大街中央,他曾经扑倒在马蹄前的那个地方。?

  ?浸足了雨水的土地泥泞而松软。漆黑的夜色笼罩下,他用手指刨开那片土地,小心翼翼的四处摸索着。刨开的地方有半只手掌那么深了,指尖却没有碰到任何坚硬的物体,他惊骇的睁大了眼睛,疯狂的扒弄着那块松软的土地。?

  ?不知道扒了多久,身上和手上都沾满了泥土,他终于绝望的停了手,额头靠在地上,小小的身体不住的颤动着,大颗的泪水混合着豆大的雨水,一滴滴的落在泥水中。?

  ?过了很久,他费力的支起身体,慢慢的爬回垃圾堆的旁边,蜷缩着幼小的身体,闭上了眼睛。?

  ?好大的雨。好冷。?

  ?大雨打在地上的声音依然那么响,雨水冲刷在身上的冰冷感觉却突然消失了。?

  ?“为什么回来?回到这么肮脏的地方?”有个沉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是在跟他说话么??

  ?孩子吃惊的睁开眼睛,望着眼前的高大身影。?

  ?黑衣少年的影子在地上拉得很长,手上的油纸伞微微前倾,完全遮住了那蜷缩着的幼小身子。?

  ?孩子的脸上脏污的看不出相貌,只有那双眼睛,依然闪着纯净的乌黑色泽。?

  ?“我快死了。”在少年的注视下,孩子垂下眼,细微的声音说着,?

  ?“反正迟早被丢回这里。我宁愿自己爬回来,不要再被人拖死狗一样的拖回来。”?

  ?黑色少年定定的望着他,没有说话。?

  ?大雨打在油纸伞上,沙沙的响。?

  ?沉默了很久,少年弯下腰,在孩子的面前张开手掌,“你刚才找的……是这个么?”?

  ?那耀眼的色泽闪过眼前,孩子倏然睁大了眼睛,一把抢过少年手中的匕首,像保护着无上的至宝似的,紧紧的握在手里。?

  ?“你叫什么名字?”黑衣少年这样的问着。?

  ?那孩子警惕的望着他,把匕首往身后藏。?

  ?少年微微一笑,收回了自己的手,表示不会再抢。?

  ?“你叫什么名字?”他再次问道。?

  ?“秋……”孩子打着寒战,嘴唇冻得乌紫,“秋……”?

  ?“秋什么?”少年抿紧了薄薄的唇,“连名字都不会说了?”声音不大,那份语气中的嘲讽却让孩子的身体打了个颤。?

  ?他倔强的昂起了头,“秋无意。”虽然身体还在不住的发颤,声音却清亮,毫无畏惧。?

  ?少年笑了。严霜般冷肃的神情,突然变得柔和起来。?

  ?他脱xia外面的披风,裹住了孩子不住发抖的身体,轻轻的抱起来。一股醇和的内力顺着背心大囧输入孩子的体内,驱去周身的寒意。?

  ?“不要睡。下面有场好戏,你看着。”?

  ?少年这样说着,毫不在意的把满身污垢的孩子抱在怀里,对周围护卫点了点头。?

  ?刚才肆的那几个地痞很快被拖到面前。瓢泼大雨的声响盖住了不断的哀嚎,就在眼前,他们一个接一个的被打断四肢,丢进街角的垃圾堆里。?

  ?孩子静静的看着,乌黑的眼睛闪着明亮的光芒。?

  ?“满意么?”少年淡淡问着。?

  ?孩子没有说什么,只是伸出小小的手抱住了少年的脖子,头靠在少年的肩膀上。?

  ?“跟我走罢。”油纸伞遮住了大雨中模糊的身影,声音渐渐的远去。?

  ?“哪里?”?

  ?“风云顶。”?

  ?“嗯。”?

  ?“今年多大了?”?

  ?“五岁。”?

  ?“我会教你武功。以后再有欺侮你的人,你就用你自己的手讨还回来。”?

  ?“嗯。”?

  ?“卓起扬。”?

  ?“嗯?”?

  ?“我的名字。”?

  ?“嗯,卓哥哥。”?

  ?“叫法太孩子气了。”?

  ?“……卓大哥。”?

  ?随行的中年美妇撑着油纸伞走在后面,若有所思的凝望着被少主抱着,已经沉沉睡去的小小身影。?

  ?那孩子拼了xing命保护的,竟然是那把匕首。?

  ?『寒。玉。』?

  ?精致的两个篆体小字刻在匕首柄上,触指犹凉。?

  ?犹记得当年风云顶大婚,纪家的孤傲男子当众解下随身寒玉匕,与秋公主歃血定情,誓约白首。?

  ?——怎奈何世间花开花落,瞬息经年。?

  ?“姓秋,名无意……”?

  ?聂玉心低声的念着,轻轻叹息。“五年,终于找到了……”?

  ?《烟雨江湖番外完》 

活动体验搜搜小说新域名,登录炫彩版,Q币等你拿!参与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