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车中密语
作者:糖衣古典 更新:2019-10-01

第五章车中密语

这一辆马车外面看上去普普通通,四人进到里面却都是眼前一亮。

原来在这辆马车之内竟然有一张茶几。茶几上摆着两壶四十年陈的女儿红。一些维扬细点。千层糕油油的酥香在这小小的空间里氤氲飘荡。

马车之内四壁细细流苏轻垂,隔着这些流苏望向外面,就好像两个世界一般。

这马车虽然不大,但是这般布置开来,却也丝毫不显得局促。

足以显得这猫眼少年并非外表上那么粗豪。应该也是一个细心的男子。

车夫看上去也就四十来岁,带着一顶马草帽,帽檐低垂,遮在眉毛之上。

熊猫喊了一声道:“张三哥,上路了。”

那张三哥也不说话,手中马鞭一挥,只见那条马鞭在空中画了一个圆弧,落在那匹马的屁股之上。

那匹马立即向前奔了出去。

这匹马奔跑甚急,但是四蹄落地倒是甚是稳健,四个人坐在车中,丝毫感觉不到颠簸之意。

熊猫和风冷情,水灵,一一请教了姓名。

铁中坚沉声道:“这两位是淘沙司马水老爷子的弟子。”

那熊猫哦了一声,眼中露出好奇之色,缓缓道:“两位也是去那云梦泽吗?”

风冷情缓缓点了点头。

熊猫嘿嘿一笑,道:“这一下云梦泽可热闹了。既有我们摸金校尉,又有搬山道人,现在又来了淘沙司马。倒斗门中到来了三大派。”

铁中坚缓缓道:“小兄弟,那云梦泽的楚幽王的宁妃又是怎么回事?”

熊猫笑道:“此时说来话长。这还要从那楚幽王说起。――不过那楚幽王的王陵据说是在这九嶷山中,三位难道没有耳闻吗?”

铁中坚看了看风冷情和水灵,然后摇了摇头。

这楚幽王陵的事情他现在还是不愿此时此刻跟这个初见一面的熊猫提及。

熊猫继续道:“这楚幽王的王陵有的说在安徽,有的说在这九嶷山中,至于到底在那里那可就没人知晓了。

据说这楚幽王本不是楚考烈王的儿子。据那战国策记载―――楚考烈王无子,相国春申君为此甚为忧愁,虽然进献了许多妇人,却始终未能生子。

此时赵国李园想把自己的妹妹献给考烈王。他设计谋,先把自己的妹妹献给春申君,得到春申君的宠爱。当李园得知妹妹有了身孕,就和妹妹商量设了一个计谋。使得春申君又将她献给了楚考烈王。

进宫不久后的李嫣,生下一子,名芈悍,后被立为太子。因此,楚考烈王开始重用李园,使得李园很快便掌握了楚国朝政。

楚考烈王二十五年,楚考烈王病重,春申君听说李园有害他之心,但却并不相信。十七天后,楚考烈王驾崩,李园果然先入宫中,暗中在棘门内布置刺客。当春申君经过棘门时,李园的刺客从门两边跳出杀死他,然后将他的头割下丢到棘门外,同时又派人杀死春申君的全部家族。太子悍继承了王位,是为楚幽王。李园取代春申君黄歇,被任命为楚国令尹。

而这宁妃其实还是楚考烈王的妃子,楚幽王继位之后,本拟要将这楚考烈王妃子全部殉葬,献祭楚考烈王。可是就在献祭那一天,无意之中看到这宁妃,便将一缕情丝缠缚在这宁妃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