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后记 一场风云一个梦
作者:风之灵韵 更新:2019-10-01

“好,我答应。”

他这么痛快答应倒有些出乎意料之外。

“还有,那孩子跟我走。”他的儿子岂能流落民间。

有些人的鼻子比狗还尖,想瞒也瞒不住。凌子墨撇了撇嘴,“就依你,不过要等孩子稍大一点。”白芷会伤心,那是肯定的,但是潜意识里他宁可带走是孩子而不是她。

“成交,三年后来接人。”文倾澜点头。

两人就像做买卖似的,你一言我一语的谈好了价钱,白芷归凌子墨,明察归文倾澜,似乎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结局了。女人之于男人,孩子之于父母,有时候真的简单的不能再简单。只可怜还蒙在鼓里的两个人。

三年之后,当白芷知道明察要走的时候,抱着儿子哭了个稀里哗啦。

“别哭了,孩子出去历练两年也是好事,总在芙蓉镇能有什么出息。”凌子墨轻声劝着。

“可他才八岁。”白芷不依。

八岁啊。凌子墨暗叹一声,“我八岁的时候已经上战场了。”

文倾澜运气好,他儿子也这么好福气,可惜有娘疼的感觉,他凌子墨是永远也体会不到的。

“他去的远吗?”

“不远。”几千里地而已。

“什么时候回来啊。”

“过几天就能看见了。”做梦的时候。

“他去了要做什么?”

“学习。”这倒不假,以文倾澜的心态对这个孩子的期望还是很高的。

“那……。”

……

左哄右哄,总算把明察哄上了马车,把白芷哄进了屋。凌子墨望着远去的车影,心中忽的涌起一股莫名的惆怅,毕竟教养了八年的人,就这样一去不复返了吗?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对,但至少这孩子有一天可能登上大齐的最高宝座吧。想到此,他那原本荒芜的野心,竟次被慰藉了。

明察刚走了一个月,白芷就开始吵嚷着要去找儿子,不过在现已经怀有身孕之后,只得在师傅和凌子墨的劝说下暂时作罢了。这之后每个月都会收到一封来自京城的信,信中总是一切安好,她担忧的心也算得到了安慰,但是能再见明察已是她心中一个遥远的梦了。

……

十五年后,皇帝驾崩,天下皆哀。

是年,新君即位,定国号为宜。民间传说,新君在做太子之前有个小名作明察。

洞察先机,明察秋毫,端得是好名字,但天底下又有谁能完全做到如此?若然也不会出现那么多悲伤又无奈的往事了。

§§

后记

定陵,皇家陵园。大齐历代君王的永眠之地。

定陵前一个小山坡上。这里三面都是翠竹,另一面连着长廊弯下了山坡,底下就是定陵的大门。此时,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正在山坡上伏地痛哭,泪水打得面前的绿草都晶晶莹莹的。

“爹,差不多了吧,都哭一个时辰了。”凌依凡捶了捶酸麻的肩膀,真是满心的委屈。

自从皇上驾崩之后他们就从遥远的小镇搬到这附近,一到初一十五,他爹都会带着他来山坡上大哭一场,少则一个时辰,多则两三个时辰,每每都弄得腰酸背痛。哭的是谁他并不太清楚,他娘的坟前,也没见爹苦的这么上心。不过,可以确定的事他爹绝不会是个忠君爱国的典范。

一个时辰了吗?看看日头早已偏西,凌子墨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感觉浑身上下甚是酸痛。果然跪的太长了。

两次死中求生,熬坏了筋骨,白芷的身体一直不是太好,拖拖拉拉的十几年,也算走到了尽头。她的骨灰是张唯心过来带走的,按照原来的约定,与大齐皇帝同棺而葬,就埋在陵园里的某个土包里。而家中所设新坟,只是掩人耳目的衣冠冢。

一个小小*平民百姓,她的死对世人来讲实在算不了什么,只可怜身强力壮的文倾澜平白跟着闭上了眼。做皇帝的享尽荣华富贵,有哪个想要早死,但那是自己作的,又怪得了谁呢?

对着定陵方向,小小的幸灾乐祸了一下,凌子墨的心却无端的又沉重了几分。

“重来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

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

...”原上草,1ou初曦。旧栖新垅两依依。。..

是嫉妒还是无奈,他心中根本无法分辨。就像这许多年,他心中算不清,弄不明白芷到底爱他,还是爱文倾澜更多些?

若没有他,他们会怎样呢?

若没有他,白芷会怎样呢?

若没有白芷,他们又会怎样?

......

那是一道永远也答不出的题。

“爹,该走了,咱们难道要留在这儿吃晚饭吗?”凌依凡撇了撇嘴,他实在对守着坟墓吃东西不感兴趣。

“是啊,是该走了。他们都走了,我

也该走了。”一声声无奈的叹息,带动脚底的泥土,留下一个个深陷的足迹。

什么都走,该走的,莫名其妙?以他爹的身体,再活五十年,阎王爷也不敢说个不字。凌依凡几步追了上去,心里开始盘算着,该怎么开口他想去大城市闯闯的事。

京城,物华天宝,那可是他心中早有的梦......。

一年后,凌子墨种出的蔬菜第一次收获。

一年后,屋门前的栅栏也要重修。

一年后,定陵土包上的杂草,长了几分,又被剪了几分。

一年后,凌依凡不顾父亲的劝阻,偷偷摸摸的踏上了去京城的路。

再一年后,他武科举第一名胜出,被赐御花园赴宴。

见到皇上时,该说什么呢?该怎么行礼呢?他想了一晚上,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见到当今圣上的第一句话竟说的是,“咦?皇上怎么长得很像我爹的仇人?”

群臣哗然。

天子驾前岂能胡言,皇上心中恼怒,当即命人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重打了二十大板。

当板子上身的时候,凌依凡才猛然想起爹爹曾跟他说过得话,‘有些地方你可以去,有些地方穷尽一生都不能踏足。’

那就是——朝堂。

全书完。

?。ps:因为作者怀孕又生孩子,原本早该截稿的文,拖到现在才完结,在这里鞠躬跟大家致歉。新文已经开始写不过可能需要好久才能攒够字数上?

抱歉,抱歉,别扔石头啊。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