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卷神将蛮拓漯
作者:蓝色天体 更新:2019-10-01

见海伦受到惊吓,兆芾立刻以拟态大能,汇聚能量,并习惯性的以真身雏形1进化来的真身1为核心,把空间里的暗能,以及附着在一个个真身外壳上还没来得及进入真身内部的维序能量都聚合过来,在海伦视线的盲区外立时凝聚出完美的身体。尖叫的海伦那边看不到兆芾,扭脸再看这边,发现丈夫原来脱光光在自己身边守着,她是又喜又气。冲口而出一句:色狼!

兆芾也摇头应了声:阿做!

搞的海伦一楞。与此同时舱门也被人从外面打开了。听到海伦尖叫,以为出了什么事态的同伴,看到兆芾光着身子陪-睡袋里的海伦,连忙陪着笑脸,说着抱歉,又把门关上了。海伦那个气啊,使劲埋怨起兆芾来。

而此刻的兆芾已是有万万亿真身的仙客,并在伙伴们刚才开门关门的短暂时间里,做出了其他重大决定和行动。一修成仙道,兆芾就感到彻底的超然了,得大自由,永在长存,身边的世界一下子千万倍的清晰起来,看到了以前看不到的,感知不到的,智慧疯长。他在舱内看到了另一个仙客,并叫出了他的名字,阿做也叫了他的名字兆芾,只是以仙客之间的方式,意在不让其他人知道其存在。兆芾还看穿了地星核心,那之前自己感知也刷不进去的地方,是一个庞大蛰伏的钢铁巨人。但当他看穿对方时,那巨人似乎也恰巧苏醒了。兆芾当即十万真身直进,当初连感知都无法穿透的界面,如今如若无物,十万真身瞬间就把想要动作的巨人束缚住,使他无法动弹丝毫。

谁敢困我神将蛮拓漯!

巨人吼叫着,兆芾真身施展仙道威能,让他的声音都困在喉咙里,传不出一点点的能量波动到界面之外。整个地星依然如常运行,在虚空中围绕太阳,相伴飞行。

在经历地心巨人危机的一刻,兆芾也向阿做询问了很多事情,当阿做也说不知地心巨人为何物,不知月球远古外星遗址的来历时,兆芾感到自己无知的厉害。他随即真身三五成群向远方放射状光速飞去,在阿做眼里如爆炸了一轮太阳,兆芾九千万亿真身从此踏上探索宇宙的漫漫征程。兆芾又派出一百万真身警戒太阳系,在各处大兴建造。剩余的近一千万亿真身则安居在海伦身边的兆芾身体内。

警戒太阳系的百万真身中,其中一个从空间结点进入到并行空间的仙界中。守护者冰儿立刻发现了毫不掩饰的入侵者,直到她看到仙气翻滚间,一个身体健壮,面孔熟悉的男子出现面前,才略微惊讶的叫了一声:兆芾。

守护者冰儿。正是兆芾我来了。

这是你的分身。

真身。

真身?

是的。

叫我冰儿。

只是。

难不成都成仙了,还计较那些过往。

也是。我最初认识的冰儿也是因为是你的分身才自称冰儿。如今她嫁为人妇,名字意思虽然还是叫冰,可发音却是艾丝。她在追求独立的自我。你的确是正宗的冰儿。

何不叫一声来听听。

冰儿。兆芾看着面前的守护者冰儿叫了一声冰儿,顿时觉得好多念头都舒畅了。心中不禁暗暗感谢仙界的守护者冰儿。心中喜悦的冰儿这才说起别的。

何不穿上衣服。

听守护者冰儿这么说,看着对方宽袍大袖的古风衣裳,兆芾毫不客气的再卷身边仙气拟态出潇洒古装,悬浮于虚空与仙界的守护者冰儿微笑相对。

而此时在地核内,兆芾却面对着成仙后遇到的第一个最为凶险的敌人,神将蛮拓漯的威胁。

到底是谁?再不做声,本神将拼了粉身碎骨,也要和你同归于尽!还不现身!

神将?

兆芾鹦鹉学舌,重复了一遍神将蛮拓漯话语中的两个重复过的发音。

到底是谁?

到底是谁?兆芾继续学习对方的语言。

你在学本神将说话。

神将。你说你是神将。

兆芾已然在这极短的时间里掌握了神将蛮拓漯所说的奇特语言。这不单是他学的快,还有众真身在镇压钢铁巨人的同时,也渗透破解了巨人的神智。他的话,不竞让刚刚惊醒的神将蛮拓漯惊呆了。

到底是谁?何不显身一见。

在何处见你?

听神秘强者如此说,神将蛮拓漯在身体核心部位的一处空间内,凝聚出一个相貌奇异的微缩版巨人。当一个和他微缩版虚拟人像相当的兆芾虚影出现时,神将蛮拓漯沉默了。在他看来,兆芾是一个衣袍宽大的稚嫩生物。而兆芾只不过把仙界兆芾的形象显摆了一下而已。他真身万万亿,心思只一个。行事起来方便的很。

如何称呼?

兆芾。

为何镇压本神将。

神将藏身行星核心,一动星球炸裂,万物无生。

万物?

神将休作探察之想。

本神将只不过想知道是何万物。

且看。

兆芾说话,于此空间内展开感知影像,仿佛带着神将蛮拓漯一路从地星出发,穿过熔岩,飞出地壳,巡游在地星的山山水水,城市乡村之间,战乱与和平之地,浩瀚星空,太阳系的现实规模。蛮拓漯看着看着,对面前强者的来历也猜出个大概。感慨之余,又不禁一声长叹。

哎,想不到本神将当日躲藏之地,竟果真聚合出行星,还繁衍出如此多生灵。可本神将此刻意欲离去,也顾不得其他。兆芾,可否放手,让本神将离去?如若答应,本神将愿奉献宝物答谢。

神将休作此想。

本神将与你同归于尽!

神将尽管试试。

兆芾!

神将。

你是神将!请放我离去!

除非你丝毫不伤行星。

你也知道那绝无可能。

神将,可否告诉我为何此刻醒来,又如此急着要离去。

说了你能放手。

不说怎么知道。

好,兆芾,本神将就告诉你。方才一股杀机惊醒本神将。要知道,本神将不惜岁月休眠隐藏于此,只为躲避凶恶敌人。可杀机一到,本神将感受到它时,自身也暴露无疑。如若不走,必遭灭杀。如此命运面前,为搏一线生机,岂有不走之理?

如此肯定?

你没感觉吗?看来,你虽能制住我,却无法感应到。你我各有所长啊。有没有兴趣合作?

神将。

叫我蛮拓漯。兆芾,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不记恨我镇压你。

是朋友了,还不放我走!

蛮拓漯,听我说。这行星名为地星,是我的出生地,我的同胞有百亿之数。还有其他无数的生物,都是宇宙里稀罕的灵物。蛮拓漯,你给我一百年时间,让我想办法把人先迁走。一百年后,随便你拆了地星离开。

一百年太久,够我死一百次了。你不知道它来的多快。一年。我最多等一年。

五十年。至少给我五十年。

兆芾,以为我哄你啊!十年!顶多十年。再不答应,我们同归于尽!

见蛮拓漯急了,兆芾也征询了阿做的意见。飞船卧舱内,仍跟光着身子的兆芾一起的阿做明说自己也不知何谓这宇宙间最恐怖的杀机,但直觉告诉他,蛮拓漯的话是可信的。再则,假若逼的神将蛮拓漯真的要自爆开,到时会是怎么个局面,能否保得住地星不好说的。兆芾也有同感。地心处,兆芾再开口时已谈起了条件。

十年。我有三个条件。

说。

一,你要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我,并解答我所有的疑问。二,你所有的技术允许我使用。三,十年后破核而出的具体日期由我来确定。

看不出来你神出鬼没的,还是个技术流。一点不垂涎我的宝物吗?

现在你倒不急了。

都答应十年以后,自然不急于一时。要我答应三个条件,你也要答应我三个条件。

说。

一,为我提供十年困守期间的实时宇宙视野。二,答应伴我同行十个太阳年,助我活下去。三,解除对我的镇压,让我在界面内能自由活动。我保证不会因此影响到地星的安全。

第三个条件我不能答应你。第二个条件,似乎时间过于漫长。你说的太阳年,是指太阳围绕银河系中心公转一周的时间。

是的。

那一个太阳年,约相当1.2亿个地星年。十个,就是12亿地星年。你觉得,我俩能腻在一起那么长时间?

你要现在放了我。我非但不要你陪,还送你宝物。答应你十年,我不会反悔。12亿地星年很长吗?我在此小睡一会儿就是40多亿年。陪我12亿年,不过是你打个盹的时间。兆芾,该不会是你怕死,才不敢跟我吧。

你不怕死,哪跑个什么。

嘿,白白等死,跟意外战死,那是有天壤之别的。我不怕战。跟着我,你未必得不到好处。一定让你大长见识。如果你放心不下那些同胞,我答应你那三个条件就是,还另外送你宝物。

你答应我十年。我也答应你十年。第二个条件我答应。第一个条件我答应。这就是实时宇宙视野。你可满意。

说话间,此处空间仿佛已处在地月间的太空之中,地星、月亮、太阳在虚空中清晰可见,深空里更有星光。蛮拓漯点头表示满意。他能从兆芾提供的视野里,清楚感到正不断跳跃空间,疾速赶来的暗影猎手。在感到万分倒霉的同时,他十分希奇兆芾有接受、传导杀机的能力,却无法辨识感受杀机。他对面前的兆芾越发的感兴趣了。开口说话也随意起来。

我满意。就照你说的办。你可得记住,我们是3比2。你少答应我一个条件,你欠我一次。

听到蛮拓漯这近乎无赖的言辞,兆芾并未搭话。他心意坚定,思维涌叠,开始设计十年之内拯救人类的途径。